水下拍摄的法国"戴高乐"航母和"凯旋"核潜艇


截至记者发稿时,南非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经达到1353例,共有超过39000人相继接受检测。穆凯兹表示,尽管压力巨大,但过去一周内,南非确诊病例数字的增长态势已趋放缓,令人看到积极一面,因为南非政府最初预计本周确诊人数将达到4000至5000人。

3月19日,英国卫生大臣汉考克呼吁超过6.5万名前NHS医生护士考虑返回岗位,支援抗击新冠疫情。截至25日,已经有1.2万名NHS退休员工、包括2660名医生响应号召。三天之内,超过75万人申请加入NHS志愿者。

一位匿名的社区医生在调查中表示,医护人员可能因直接照顾确诊患者而去世,这是非常令人担忧的威胁。

如果是社区医生(GP locum),只有在缴纳养老金期间殉职才能得到补贴。

但其领取条件也有限制,比如超过60岁退休、已经领取养老金的个人,就无法再享受这类补贴。未婚人员殉职的,若要指定他人接受补贴,也需要满足一定条件。

3月28日12时至24时,无新增报告本地确诊病例,治愈出院1例。截至3月28日24时,累计报告本地确诊病例416例,治愈出院病例396例,治愈出院率95.2%。    

“在这样的国家危机时刻,那些医生们有强烈的道德义务去尽己所能帮助病人,他们应该得到向其他同事一样的尊重。”她呼吁卫生大臣向这些医生提供因公殉职补贴,从而在抗击疫情时免去家人财政方面的后顾之忧。

最后一位医生、有着1岁半婴儿的母亲说,没有补贴导致她决定仅参加线上咨询。“不去前线让我觉得有点羞愧,但事实是,她(婴儿)可能既失去母亲又无法确保财务安全实在是太糟糕了。”

伦敦医生收治患者 图自:新华社

DAUK组织者、急诊医生巴特罗登认为,那些刚刚退休又返岗、走上抗疫前线的高龄医生们,本身就属于高危人群,却被强迫离开NHS养老金系统、得不到因公殉职补贴,这是“道德上不可原谅的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