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后的“方舱之夜”
来源:最后的“方舱之夜”发稿时间:2020-04-03 21:12:07


全省现有415名密切接触者(含外省协查密切接触者354人)正在接受医学观察。当地时间3月22日傍晚,经常往返于韩法两国的高玮坐上了从巴黎飞往首尔的大韩航空航班。而不久前,韩国政府刚发布了一则针对自欧洲入境人员的防控措施:3月22日0时起,韩国对自欧洲入境的所有人员不分国籍进行新冠病毒核酸检测,以尽量避免新型冠状病毒自欧洲输入引发新一轮韩国国内传播。高玮的行程因为这项措施而变得与寻常不同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2日,法国巴黎,上车之后,我所在的车厢中,总共只有两位乘客。

她向我们梳理了自己从值机出发到落地首尔仁川机场、在机场进行新冠肺炎检测与分流,以及回至家中自我隔离的经历。

该患者3月27日上午从钟祥市磷矿镇乘杨湾至荆门客车,10时19分到达荆门汽车客运北站,10时24分从荆门汽车客运北站公交站台乘坐9路公交车(车牌号:鄂H1B193,患者坐于该车左边倒数第三排),11时7分在象山大道一医南院站台下车,沿途共有乘客26人(男性14人、女性12人)。

我连忙在排队间隙下载了app,输入电话、姓名、护照号码等信息,认证成功后,跳出了一个“每天自测诊断检查”选项:包括是否发热、咳嗽、咽喉痛及呼吸困难四个项目,如实回答后提交,就完成了当日自我检测。

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飞行, 23日下午四点,飞机落地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。进入机场大厅那一刻,就能感受到工作人员的严阵以待,我们首先每个人拿到了一个白色的机场挂牌。

原来,尽管所有欧洲入境人员都需要接受新冠肺炎检测,但无症状者会先送往隔离点再检查,而有发烧、咳嗽等症状者会先在机场就地接受检查,之后再集中送往隔离点,我属于后者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4日早上8点,ORA酒店,我被电话叫醒,通知早餐已被放置在房门口。入住隔离点有个注意事项:在房间隔离期间一切只能等候电话通知,不能出门。

航班起飞时间是在当地时间3月22日傍晚, 当天下午,我提前出发,从巴黎北站坐RER线去戴高乐机场。站内工作有条不紊,在我等待的10分钟时间里,有持枪宪兵在北站巡逻。疫情之下的巴黎看似“空城”,但公共服务还在运转,为这个城市的平稳运行提供保障。

队伍沿途设置了许多提示牌,上面用中英韩三国文字写着韩国疾病管理本部发布的公告:所有入境者都有义务安装“自我诊断手机app”,自入境之日起14天内,每天通过app报告自身健康状况。